凯旋门游戏

图片新闻

单册销售50万册,这套德国丛书如何成为少儿文学“常青树”?

来源:出版人杂志  发表时间:2019-2-22 8:47:23  浏览次数:955  字体大小:

  新年伊始,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隆重推出优化升级的“彩乌鸦系列10周年版”。“彩乌鸦系列”依托德国青少年文学作品研究院的选荐,将“当代、经典、好看”的德语儿童文学作品集合旗下。自2002年问市以来,“彩乌鸦系列”以其优异的品质和精美的装帧赢得了千万小读者的喜爱和家长、老师的一致褒扬,单册销量突破300万册。在本次的“10周年版”研讨会上,出版方还专门邀请了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院长克劳迪娅·玛丽亚·佩歇尔博士、经理哈朗特·施特瑞尔先生一同见证和分享“彩乌鸦系列”出版十年的喜悦。

 
选书三标准

  据介绍,“彩乌鸦系列”的编辑理念为“一口气读完,一辈子不忘”,该系列图书责任编辑魏钢强告诉记者:“我们本着与消费文化保持距离的文学追求,向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学习看齐。所选作品均是篇幅短小(3~5万字)、主题深刻、风格多样、文学性强,力求一口气读完,一辈子不忘。”这一理念与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一拍即合,在此次新版新增书目的选择上,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院长克劳迪娅·玛丽亚·佩歇尔博士遵循三个标准:“第一,长度不能特别长,让孩子能一口气读完;第二,故事必须精彩,但同时不能特别浅显,应该让孩子受到启发或引发思考。因为这套书其实是同时面向儿童和家长的,所以我们比较看重作品的哲学隐喻和哲学思想。第三,作品还需要带给读者虚构和现实的双重文学体验,让儿童在虚构的世界里,体验到现实世界的很多东西。”

  “例如系列里米切尔·恩德的《去往圣克鲁斯的遥远之路》这部作品很好地展示了真实与虚构的巧妙融合。故事讲述一个小男孩在早晨上学的路上,经历了各种冒险奇遇,他凭借自己的想象力,克服了对家人偏爱妹妹的愤怒。这天晚上他躺在床上,听父亲为他读《去往圣克鲁斯的遥远之路》时,感到自己又得到了爱与理解。2019年,作家恩德将庆祝他的90岁生日。早在1980年,这位伟大的儿童和青少年文学作家就因其杰出的叙事作品荣获了我们研究院“大奖”。研究院认为,恩德开创了现代想象叙事的先河,是一位想象叙事艺术大师。对恩德而言,文学具有构建生活的能力,让读者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游走于真实与想象世界之间,不仅为青少年读者,也为成年读者提供了一个文学性的现实体验模型,实现积极的治愈效果。这也是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必须具备的特质,其意义就在于引领读者进入文学的体验世界,体验虚构与现实之间的丰富关联。通过阅读这类作品,儿童和青少年读者将理解文学的要义,进而在文学性的现实模型中实现人格的发展。”
新版见证巨变

  儿童和青少年读物,架起了不同文化交流的桥梁。这一点体现在了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与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的相遇;体现在了“彩乌鸦”逆哈利·波特热而行,在中国图书市场站稳了脚跟。据出版方介绍,当初用“彩乌鸦”给丛书命名,寓意世界文化的丰富多彩和作品风格的五光十色。原德国青少年文学院院长库尔特·弗朗兹博士2005年来中国时曾介绍说:这套书既有幻想内容又有现实题材,都是德国青少年极度熟悉和极度喜爱的读物,有些已列入德国中小学教材或辅助教材。它可以作为一个横断面,让中国广大读者通过这套书,对德语青少年文学有一个剖面印象。

  “彩乌鸦系列”还见证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该系列图书责任编辑之一、著名作家彭学军告诉记者:“彩乌鸦初版时,考虑到国内家庭购买力有限,彩色插图大都改成了黑白图,‘10周年版’还原了原版书的缤纷色彩。细心的读者还发现,《我和小姐姐克拉拉》中克拉拉把弟弟染成黄皮肤,旧版是说为了在化装晚会上装扮成日本人,新版依照原著改回是装扮成中国人——插图画的也是清朝人的装束。再就是书名,不再是猪就叫“噜噜”,狗就叫“汪汪”:《跑猪噜噜》改回了《跑猪鲁迪》,《汪汪先生》改回了《贝罗先生》(收入“彩乌鸦文库”)。所有这些改变——不,这些还原,都源于时代的进步,也源于文化的自信。此外,‘10周年版’的入选作品翻译、编辑、装帧也都进行了全方位的优化升级。”

  彩乌鸦“10周年版”新增书目《去往圣克鲁斯的遥远之路》《下落不明的故事》《到奇迹岛去》和《莉莉老鼠的冒险》四种。但总体仍保持原有规模,这是从儿童阅读的实际出发,兼顾阅读面和阅读量的平衡。而被替换的部分书目收入已稳步启动的“彩乌鸦文库”,以满足小读者多样化的阅读需求。“10周年版”有许多改变,不改变的是“一口气读完,一辈子不忘”的编辑追求。据介绍,“10周年版”原计划2012年~2017年完成修订,为了上述改变和不改变,“10周年版”紧赶慢赶还是推迟了一年,2018年才完成全部20本的重新翻译、设计等改版工作。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程玮负责完成了“10周年版”20部作品中6部作品的翻译工作。谈到对这套书的感受时,她告诉记者:“这套书从选题上看涉及得非常全面,以我翻译的六本为例,涉及家庭里孩子和父母的关系,例如《小海伦的秘密》是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例如《我和小姐姐克拉拉》是学校里老师和同学、同学之间的关系。另外特别重要的一点是,这套书介绍了很多德国教育的理念,这点在中国目前引进的儿童文学作品里独树一帜。例如《本爱安娜》作品里面的家庭,是一个在德国经济状况中等偏下的家庭,正是这样一个家庭,更能原始地反映出德国家庭教育的原貌。家长和孩子之间是一种非常平等的关系,遇到孩子的各种问题,家长是以一种理性的方式来处理。我在翻译的时候就想,这本书其实不是给孩子看的,而是给家长和老师看的,启发他们如何正确对待孩子的早恋问题。通过读这套书,读者可以很好地了解和理解德国的教育观念。还有一些作品,例如《莉莉老鼠的冒险》,体现了德国人对于纳粹罪行的反思,对于强权政治的反思。我们很多儿童文学作品是经不起大人读的,而这套书既适合孩子也适合大人阅读。中国孩子或者家长要了解德国的儿童文学,“彩乌鸦系列”是首选。

带着问题写作

  “彩乌鸦系列”引发了读者、家长和儿童文学评论界对于德国儿童文学的极大关注。谈到德国儿童文学的创作特点,克劳迪娅·玛丽亚·佩歇尔博士强调:“德国儿童文学会非常注重问题意识,很多作家在创作时,会有一个明确的问题在作品背后,并根据这个问题来叙述故事。”

  例如“彩乌鸦系列”里的克劳斯·科登的作品《奇迹岛之旅:一个近乎真实的故事》讲述了一个人只要坚定信念,美好的愿望终会实现的故事。故事里,一个小女孩得了重病,她的父母卖了房子,好帮女儿实现她最大的愿望:南太平洋之旅。旅行结束后,生病的女孩竟奇迹般地康复了。故事告诉读者,父母的爱拥有神奇的伟大力量,另一方面也让我们明白,改变生活方式可以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真正的奇迹。同样在20年前,也就是1999年,科登因其杰出的文学作品获得了研究院的表彰。自那时起,他获了许多奖项。他的寓言式叙事以一种体贴入微、善解人意的方式将诗歌、日常细节与生活体验融合在了一起。再比如,传统童书中,动物寓言里往往蕴含着对孩子的积极引导。维里·费尔曼的作品《莉莉老鼠的冒险》就是一个典范。该作品讲述的是莉莉老鼠和她的伙伴为了寻找心上人菲利普老鼠而闯入了危险重重的世界的故事。费尔曼是一位教育学家,早在1978年,他就因讲述当代历史的青少年读物受到研究院的表彰。在他的作品中,坚强的主人公总是被视作成长中的个体,他们勇敢面对生活,以不同方式展现出自己的优秀品质。

  谈到“带着问题写作”,克劳迪娅·玛丽亚·佩歇尔博士补充到,目前德国非常重要和受关注的一类题材是环保类题材。针对这一问题,会有专门的儿童读物来提供给孩子,告诉孩子如何保护环境、避免污染。不仅作品的话题和环保相关,图书的制作和印刷也必须是绿色环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