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游戏

图片新闻

慢生活的AB面——“中文传媒之星”主题沙龙第80期精彩速递

发表时间:2017-10-19 19:48:17  浏览次数:2219  字体大小:
 
 
  想必大家都听过一首歌,叫《从前慢》。里面的词是这样的: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从此“慢生活”这个概念开始进入大众的视野。事实上“慢生活”这个概念的产生源于在1986年意大利人推动的“慢食运动”, 从此之后“慢食”风潮从欧洲开始席卷全球,他们希望放慢生活节奏,主张“慢餐饮”“慢旅游”“慢运动”等等。让人们不断思考自己的生活,以提醒生活在高速发展时代的人们,要慢下来关注心灵、环境、传统。
 
  想到这个主题是源于有段时间赶地铁上下班,因为每天赶地铁是有规定动作的:卡着时间进地铁站,进到车厢站稳之后迅速拿出手机,刷微博、朋友圈。后来有一天我猛然抬头,看着身边的人,大家都是一样,周围都是 “低头族”。虽然我也跟他们一样,但当下我在想:事实上,现在不仅仅是北上广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我们南昌的生活节奏也在提速,大家平时都忙于工作,为生活四处奔波,生活轨迹就是在单位和住所之间的两点一线,生活空间就在办公室里、车里、公交、地铁、家里,之间来回转换。毫不夸张的说,很多人可能对于自己每天都要经过的一条路,都是匆匆路过,无心去欣赏这条路上的风景,更不要说是发现别处的美好了。某种程度来说,生活的速度越来越快,人们对周遭的生活会越来越冷漠,也越来越少去调动自己的感官真实的感受周围,我们的“五感图谱”渐渐变得苍白和麻木,或者说在不经意间被麻痹了。
 
  其实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比如现在的科技越来越发达,丰富了人们的生活,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都是通过微信、qq之类的社交软件,甚至是朋友圈点赞。一方面确实是更方便了、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更淡漠了。我昨天刚碰到一个好久不见的同学,我可能看了她4、5眼才敢确认那真的是我同学,因为平时都是在朋友圈里见她,通过照片才知道她最近长啥样,见到真人反而还有点懵圈了。
 
  现在的信息、传播速度都变得越来越快,人们已经习惯于通过公众号、微信、微博来吸收各式讯息,想必大家经常看也能感觉到,这些平台的推送的标题多半都很惊悚,推送的标题都是“重磅”、“惊呆了”、“喜大普奔”,一个天气预报的推送也会用到例如“江西人又要哭了”“江西又又又一秒入冬了”这类的字眼。所以某种程度来说,现在人可能已经习惯于通过更迅速的、更短的时间,来获取自己感兴趣的信息,完全不同于原先的一份报纸配一壶好茶、甚至是捧一本好书过完一天的闲适生活。
 
  记得一位新锐作者的文中有这样一段话:“你苦战通宵时,布里斯班的灯鱼已划过珊瑚丛;你赶场招聘会时,蒙巴萨的小蟹刚溜出渔夫的掌心;你写程序代码时,布拉格的电车正晃过金色的夕阳……”
  “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作家米兰·昆德拉在《慢》一书中发出这样的感慨。有调查显示,84%的人认为自己生活在“加急时代”,90%的中国大城市白领因忙碌而处于亚健康状态。
 
  这时候我在想,生活也许真的应该慢下来,就像很多心灵鸡汤里面说的,要等一等自己的灵魂。去劈柴喂马、去躬耕田园、去攀岩滑翔,试着走出自己的惯性,走出钢筋水泥,走向田园自然,回归原始传统,积极发现和探索生活的细节,看到不起眼的闪光点,发现更多的美好。给自己一个机会回到所谓从前慢的生活。
 
  但转念一想,难道所谓的慢生活是对所有人都无条件开放的吗?事实上真正慢下来的人实属凤毛麟角,他们开始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般的慢生活。而那些为生活四处奔波奋斗的人儿,更多的是对于鸡汤煲出来的慢生活理念感到四顾茫然:是应该先维持好自己的生存,还是应该先抚慰好自己的灵魂。甚至感到不解,好不容易从山野奋斗到城市里来,腿上的泥还没来得及洗干净呢,咋又跑到山里喂马种地了呢?于是乎只能对传说中的 “慢生活”抱着“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态度,然后继续投入早晚高峰拥挤的地铁公交洪流中,赶着趟儿地奔到凯旋门游戏打卡报到。
 
  又或者说,即使真的有条件能够慢下来,真的能以渔猎江湖、游历山水来代替紧锣密鼓的生活节奏,我们是仅仅将其作为“到此一游”的经历和体验,还是能够拥有“以无为之事遣有涯之生”般的心智和修养去从事和享受那样无为却又让内心满足的事情。其实很多国人的骨子里压根儿没有老外那种冒险和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的狂热追求的,那么慢生活对于我们而言,需要的不仅是物质成本、时间成本,更多其实是心理成本。因为有时候,这种慢到无聊的生活足以把一个人对生活的所有憧憬与热情磨平耗尽。
 
  这个时候开始想,慢生活到底是要怎么个慢法?仅仅是形式上的游山玩水、渔猎江湖、闲散人生吗?这样的慢生活相对于生活中各种呼啸而过的喧嚣不过换了种表现形式。真正的慢,应该是奔跑之后的喘息,应该是跋涉之后的休整而不是终日无所事事地在慢节奏里消磨时光。偶尔的闲暇,无论是海边看云还是山上看海,才能让人体会到慢的滋味,在那样偶然的慢里,生活才有了足够悠长的回味。
 
  在太多他人梦想抵达的如诗如画的场景里,你身在其中可能却是那个为生活而奔忙的人。如果一定要将他人瞬间的精彩当成自己人生的常态去追求,那么世界之大估计也无处安放一个如此奢侈的灵魂。在任何行为都能炒作成一种时尚的年代,所谓的“慢生活”也不过是心灵鸡汤的新配方,不是解决人生困惑、包治百病的良药,还是给自己一个笃定坚强的内心会活得更从容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