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游戏

图片新闻

李国强:寻梦丝路

来源:李国强  发表时间:2017-9-30 9:02:36  浏览次数:1383  字体大小:
  柔软的丝绸是怎样通过坎坷的河西走廊连接起繁盛的欧亚文明?那‘马踏匈奴’的汉朝石刻至今仍在草原上诉说着曾经的血雨腥风。虽然胆怯的月氏放弃了联合,但美丽的西域却揭开了神秘的面纱,也正开启了两千年‘丝绸之路’的漫长历程。
 
  我们应还记得‘瑶池献笛’的昆仑佳话,而从殷商妇好墓中出土的于阗美玉身上,或许才可领略‘玉门关’的真实含义。美丽而丰饶的昆仑早已给中原带来了无数的遐想。然而亚历山大的东征不仅给塔里木带来了希腊、罗马的艺术风尚,而且降服的波斯与印度也在此地激荡着多方的艺术与文明,就连那创造着灿烂的犍陀罗艺术的‘贵霜帝国’也正是马其顿的欧洲后裔与河西的月氏民族结合的产物。如果说中原民族与西北游牧民族的交融是华夏文明的融合,那么同是游牧种族的西域先民却早已担当着东西文明交融的前哨,如果说秦帝国与草原民族的征伐的背后是自然和土地的利益,那么汉帝国的北征匈奴不仅带来了广袤的土地和帝国的安宁,更带来了繁盛的西域文明。如果说丝绸之路的绢绮锦绣妆饰了罗马皇宫里的俏丽佳人,那么西域文明的胡笳乐舞则革新了中原汉地的艺术风貌。‘胡笳互动’的辽远之声不仅威震着茫茫的漠北高原也倾诉着匈奴对文姬的思念,东汉说唱陶俑的真率活泼不仅反映着帝国的享乐民丰也流露着西域乐舞的矫健风姿。
 
  从新疆的克孜尔石窟到河西陇东的敦煌石窟,仿佛一条绚丽斑斓的飘带绵延于西北戈壁的上空,没有了菱形的画面分割也没有了繁琐的凹凸画法,敦煌的壁画艺术尽显着汉地飞天的自由和烂漫,甚至于佛的涅槃也被赋予了睡意的安详,留给世人以等待的温暖,而菩萨的容颜亦被塑为女性的姿容处处留有母性的宽恕和包容。与中原的石刻大佛相比,这远离统治阶级意志的民间佛窟才真正表达着人们内心虔诚和执着的心灵诉求。世俗的权力和日常生活在窟内重现,人们对天国的赞美已化为对现实生活的热爱。
历史的进程犹如黑夜与白天的交替一样循环往复。那处于战乱纷飞的百年魏晋则犹如一条黑夜的走廊连接起了汉、唐两个辉煌的时代,而它的沉郁与深邃也因有着像繁星一样的思想而尽显着无限的璀璨。
  
  然而,当文明的人类已用智慧来发现世界奥秘的时候,那虔诚的宗教信仰则会摆脱掉原始巫术的虚幻狂妄而采用心灵的静观去开启对真理追寻的大门。从罗布泊岸的米兰遗址中发现的‘有翼佛像’的壁画中不仅能够一睹佛造像的虔诚更可窥见那希腊艺术浸染下的浪漫之风,这种东西艺术形象的融合与统一更可折射出信仰的一致性,‘真’与‘善’的追寻与弘扬已经渗化入每一个善良的信众心中,并支撑着多难的人类走向彼岸的净土。昔日的西域诸国如今已湮灭为戈壁荒滩,然而耸立的佛塔残垣又仿佛浮现出千里佛国的香火鼎盛、梵音洞天
 
  如果说印度佛教能够翻越帕米尔高原而传至西域,那它也依旧能够穿越大漠而弘法东土。西去的驼队与东来的僧团在丝绸之路上共同传播着欧亚的艺术与文明。华美的罗绮腐烂入尘土但那般若的智慧却已深入人心,绚烂的锦绣终究会失色黯淡但那千古的禅灯却薪火相传,朗照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