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游戏

图片新闻

杨定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引进版图书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发表时间:2017-9-8 17:39:50  浏览次数:1428  字体大小:
  引进版图书丰富了图书市场,给读者带来广阔的阅读体验,对于图书的创作者和出版者来说,也大有裨益。图书可以被引进来,必然是在选题、设计、编辑等方面独具特色,弥补了当前原创图书出版空白的,通过对这些图书的学习和研究,也通过在引进版图书的出版及发行过程中与原出版社的接触,我们能体会到原版图书为什么好和好在哪里,学习到原版图书的创作、策划、编辑、推广等多方面的经验,从而提升原创图书的创作力、编辑力和营销力。可以说,引进是为了带动原创精品的出版,带动适合国际市场的外向型图书的出版。那么,引进版图书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些什么?
 
一、给中国的图书市场带来新的图书品类,丰富图书市场
  在引进国外图书版权的同时,一些新鲜的图书品类也被带到中国,并且逐渐被广泛接受。以童书为例,传统的儿童读物都以文学作品为主,小时候看得多的都是古典诗词、儿歌童谣、寓言童话、历史故事、文学名著,也有一些科普图书以及科学家的故事,此外就是学校教材以及与考试有关的参考书。1992年中国加入“伯尔尼公约”和“世界版权公约”之后,国内的出版社与国际的交流与合作越来越多,有许多中国传统文化相关的图书授权在国外出版,但更多的是新鲜的、新奇的、好玩的、不可思议的儿童书被引进到中国,图画书就是其中之一。
 
  不同于我国的连环画,也不同于插图故事书,图画书里的文字与绘画你中有我,以不同的角度共同讲述同一个故事,并且很多时候绘画的作用甚至超过文字,因为有些图画书里根本没有任何文字,故事情节完完全全通过绘画来表达。大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从德国蒂奈曼出版社引进了幻想文学大师米切尔·恩德的一系列图画书如《犟龟》《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光屁股的大犀牛》等,正式把图画书这一已经在西方国家发展成熟的图书品类带到了中国图书市场。
  
  当时的市场对这类一本书里没有几个字,全是图画,售价还高的图画书并不接受,尽管图画书里的图画生动好看,故事也有趣味,家长们还是愿意在书店里一本一本读给孩子听,之后购买文字量多的其他图书带回家看。所幸的是,图画书引进到中国的进程并没有因此停滞,《猜猜我有多爱你》《月亮的味道》《野兽国》陆续出版并引起关注,年轻的妈妈们爱上了与孩子共读图画书,国内的国画书市场越来越闹,原创图画书的创作出版也逐渐被带动起来,图画书成为了我国儿童图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分类。不仅如此,出版社也发现相对其他类型的儿童图书而言,图画书更容易实现“走出去”。因为语言的差异,要看懂中文图书必须有中文阅读能力,或者作品有好的英文译文,否则外国人无法了解一本中文书的内容,更别提是否能感受到书好在哪里了。图画书则不同,图画也在讲故事,甚至讲的故事更生动。国外出版人很快能从图画中找到感觉,帮助他们理解图书内容,因此也更容易进行推广。
 
  伴随着频繁的中外图书版权交易的展开,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还率先将更多更丰富的儿童图书品类带到了中国,介绍给中国的小读者:从法国引进了《亚卡利》系列漫画书;从日本引进了以“神奇宝贝”形象开发的系列玩具书;与麦克米伦集团合作成立合资凯旋门游戏,在国内首次为13-17岁的少年清晰定义YA文学书,等等。这些品类有些经过多年的培育,已经成为儿童图书市场的主力军,有些还在培育期,必将在不久的将来得到市场的认可。
 
二、提升出版社的创造力和编辑力,带来先进理念的碰撞
  处于成长期的出版社,高端原创作者资源较为缺乏,大多会通过引进版权在短时间内占领一定的市场份额,有些甚至借助这些海外作品的成功运作,实现“弯道超车”。而一些相对成熟的出版社,因为版权图书品质已经得到检验,引进出版的周期短,候选资源又丰富,也纷纷大量引进外版书。因此,中外的版权贸易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引进大于输出。
 
  图书引进来之后,出版从业者是作品在国内的第一批读者,更是把外文版转换成中文版的专业人士。在图书翻译、编辑、制作成中文版的过程,在与版权方的沟通和交流过程中,以及后期在图书营销推广过程中,出版从业者都需要密切与原版图书的编辑和营销团队沟通配合,从中能够学习到他们的许多宝贵经验。这种学习和借鉴经过一定的积累,可以在较短时间内转化为编辑力,提升原创图书的策划和设计制作水平,提升原创图书的整体品质,让“走出去”变得更轻松。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版权贸易的逆差已经有很大改变,一些出版社早已实现输出大于引进的目标。
 
  在与国际出版商合作、交流的过程中,国内出版社亦有机会跟国际先进的经营理念碰撞,学习国际先进的出版产业运作方式,感受出版趋势的新变化。在参与在国内外市场的竞争时,这些信息对我们都大有帮助。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从意大利引进的系列图书《老鼠记者》,这套书畅销世界150多个国家,被译成48种语言,图书的规模庞大,其中又有若干子系列。《老鼠记者》系列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推广,与版权方的大力推动是分不开的。首先他们在选择授权出版社的时候非常慎重,一旦确定合作,就会给授权社以极大的信任和强有力的支持。中文版图书出版后,版权方配合中文版的营销活动,给予非常多的建议和帮助。还多次在博洛尼亚书展期间,对我方重要的经销商进行培训。将其他国家的图书的推广经验、办法、策略介绍给我们,同时也会把这套书在中国的成功案例带到其他市场,真正实现了信息和资源的互通与共享,促进图书在全球市场的销售。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与麦克米伦集团在2012年共同投资成立了麦克米伦世纪咨询服务有限凯旋门游戏,合资凯旋门游戏由两个投资方共同管理,已经进入平稳发展的阶段,从初期的出版引进图书,过度到现在自主策划原创选题,借助麦克米伦力量实现国际化出版。在对合资凯旋门游戏进行管理的过程中,双方有摩擦更有对话,更多的是借助合资凯旋门游戏这个纽带,加深双方的理解与互信,实现更深度的合作,共同策划面对国际市场的选题并且组织实施。出版与国际的接轨,需要有更多国际合作的经验,目前也有许多出版社在海外投资注册出版社,或者购买海外出版社股份,这些都有助于中国出版人参与国际的出版竞争,在竞争中学习,在竞争中立于国际出版舞台。
 
三、为出版社培育了一批专业的版权经理,以专业的姿态参与国际出版的对话
  在我国,版权贸易从无到有,早期的版权经理人没有师傅手把手的教,也没有参考书能给予指导,全要依赖在实际工作中,从外方版权经理身上学习怎样做版权贸易。国内的版权经理有两项工作——购买其他国家(地区)的图书版权和把中文原创作品的版权销售到其他国家(地区)。而国外的版权经理人只有一项工作——销售版权。国内的版权经理正是在大量购买海外版权的过程中,学习版权贸易要怎么做,怎样与国际出版进行专业对话,这些规矩和技巧,在对外推广原创作品版权时自然能用上。
 
  版权贸易是有规矩可讲的,在引进版权的过程中,我们参加书展、查看书讯、寻找图书和作者资料、阅读样章、参加谈判、审订合同、解决编辑环节疑问、制作图书销售报告,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独特的案例,我们参与每一本书从选题策划到出版,再到营销的全部环节,与只负责销售版权的海外版权经理一起,搭起国内编辑与国外作者之间沟通的桥梁。由此也学习到如何向海外客户介绍图书,引进他们的兴趣;版权书目要怎样规划和设计,才能在图书推介时起到促进作用;怎样进行商业谈判,为作者争取最好的授权条件同时保证作者的权利;签订版权合同有哪些条款是必须的,应该怎么写;对作者的尊重,如何在翻译、编辑、设计和印刷的各个环节得到体现···
 
  在与海外客户联络的过程中,版权经理也常常能够感受到,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全球读者其实都对中国充满了好奇,他们非常希望了解关于中国的一切。但是他们已有的对中国的认知非常有限,太深入的知识他们无法弄明白,需要有关中国文化的非常基础的内容。另外,海外出版社注重作品的独特性,对插画的要求高。有些特定的国家对特定的主题感兴趣,比如东南亚一些出版社愿意出版青春类小说或者影视小说,一些非洲出版社希望引进与他们的生活环境有关联的童书,还有一些亚洲出版社对中国历史上的特定人物有兴趣,等等。将这些信息及时反馈给编辑,能够有针对性的策划出适合海外市场的原创作品,从而做到有的放矢,提高版权输出的效率。
 
四、给图书创作者带来新思路和创作方向
  引进版图书的出版,也给图书的创作者们提供了新的理念和思路。还是以图画书为例。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欧美国家的图画书市场已经非常成熟,有畅销了几十年的经典作品,有大量品牌作家和编辑,有长期图画书的阅读习惯。孩子们从小读图画书长大,一些喜爱图画书的孩子长大后也成为了图画书的创作者,为新一代的小读者创作新的作品。这种阅读的积累,对于创作者来说非常重要。最年轻的凯迪克奖得主菲利普·斯蒂德曾于2015年11月到访中国,参加上海童书展时,他看到了中文版的《野兽国》,异常兴奋地说这是他最最喜欢的一本图画书,出道之前曾经无数次临摹过这本书。
 
  引进图画书的出版,激发了原创的热情,带动了原创图画书的出版,但图画书这个品类在国内还是属于比较新的概念,国内图画书的创作者们小时候并没有机会读到图画书,于是近几年优秀图画书的大量引进出版,为喜爱并且有志于进行图画书创作的人提供了学习和借鉴的范本。同时,中外的出版交流也日益密切,经常有品牌作家、获奖作家被邀请到中国,与中国的读者互动,和中国的创作者们交流,提升了我们的原创能力,极大促进了原创作品的创作和出版。
 
  很多带有中国文化印迹的原创图画书,不仅仅在国内受到欢迎,在国际的影响力也日益显现。郁蓉的《云朵一样的八哥》获得2013年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金苹果奖,郭婧的《独生小孩》入选2015年《纽约时报》年度最佳儿童绘本,黑眯的《辫子》2015年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图双年展金苹果奖,郁蓉的《夏天》入选2016年德国白乌鸦书目,郁蓉的《烟》获得2016年塞尔维亚国际书展插画奖和2017韩国南怡岛国际儿童插画奖紫岛奖,朱成梁获得2016年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插画奖,等等。
 
  另一个例子是引进项目对原创科普漫画的带动。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8年引进《寻宝记》系列,很快这种形式的科学漫画书就受到了读者的欢迎。引进的系列每一册以一个国家为目的地,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介绍了那个国家的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既有趣味又富有知识性。这套书的成功,直接为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选题——《大中华寻宝记》。这套书以中国的3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特区)为目的地,将祖国各省的历史沿革、地理风貌、风俗习惯、世界遗产、宗教信仰、特色建筑、艺术文化等介绍给小读者,不仅成为该社的畅销书,同时也受到海外读者的欢迎,图书版权销售到马来西亚,实体书销售到东南亚部分国家。
 
 
五、举办高品质的国际书展,将国际出版人请进来
  举办书展,就如同在家门口摆了个摊,可以把家里所有的好东西摆出来进行交易,把客户请到家里来,树立自己的形象,加深双方的了解,促进贸易的发展。众所周知,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上最大规模、参与人数最多、最享盛誉的综合性国际书展,被誉为“世界出版人的奥运会”。博洛尼亚书展则专门针对童书出版,同时也是插画家们的聚会圣地。此外,还有美国书展、伦敦书展、香港书展、阿布扎比书展等规模稍小的国际书展。这些书展各有侧重点,举办国的出版社因地缘优势,基本上都会参加在本国举办的书展,与其他的国际出版商进行文化交流和实现版权交易。
 
  一个好的书展,必须让参与的国际出版商感受到专业的服务水准和专业的出版精神,才有可能将他们吸引过来,为原创图书的“走出去”搭建起舞台。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1986年创办,目前成功举办了23届,已经成为具有权威性和影响力,得到国际出版关注和认可的综合性图书交易场所,成为促进中外出版交流与合作,推动中国图书“走出去”的重要平台。上海国际童书展2013年创办,专注于少儿读物的版权贸易、出版和阅读推广,是亚太地区唯一的国际性童书展会,各国少儿出版社汇聚一堂,那里有与世界同步的精彩内容和诸多商业机会,也成为一年一度的大行盛会。不仅如此,上海童书展还借鉴海外书展的经验,提升服务、推广规模、组织评奖,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内外的画家作家与国内的出版社直接合作。
 
  世界已经形成了地球村,无论是谁都不能局限于狭小的自我空间里。如果我们不吸收世界文明的成果,在世界竞争当中,我们很可能要败退下来;如果我们不弘扬自己优秀文化的传统,我们会失去民族在世界上的特色。图书的版权要想“走出去”,品质是第一关键,这包含两层意思:好内容,和能将好内容呈现出来的好设计。加入“伯尔尼公约”和“世界版权公约”之后,作者、编辑、出版社一直都在积极努力地推动中外出版的交流,推动中国出版的国际化。管理层面也制定出各种鼓励政策,鼓励和奖励“走出去”和与“一带一路”国家进行合作。“引进——借鉴——原创——走出去”的模式,能有效促进“走出去”选题的品种增加,也有助于动员和促进更多优秀的编辑力量,发掘和寻找更高水平的创作者,出版更多精品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