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游戏

图片新闻

儿童主题书店:市场空白,方兴未艾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周贺  发表时间:2016-2-19 9:50:35  浏览次数:2495  字体大小:

  随着80后一代年轻家长对孩子教育问题的日渐重视,儿童阅读及其相关产业越来越多地受到关注。国内有近3亿多名少年儿童,他们的心灵成长,尤其是依靠阅读获得的成长,童书几乎成为80后新生家庭的刚需。面对如此广阔的市场空间,儿童主题书店应运而生。

  什么是儿童主题书店?儿童主题书店与儿童书店大为不同,儿童书店的大部分空间用以陈列童书,但在儿童主题书店,更多的空间被开辟出来,用以举办各种与儿童阅读有关的活动。


 

主打体验,让书店成为儿童乐园

  1966年,美国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家儿童书店——往事书店,单纯以童书销售为主要业务板块,并没有引入“主题”或“体验式”的概念。

  1989年,美国菩提树儿童书店开始推出儿童故事会和儿童音乐会,以文化活动为主体的书店树立了品牌。

  我国的儿童书店也由来已久,但真正意义上的儿童主题书店则始于2005年左右的蒲蒲兰绘本馆。目前比较有代表性的儿童主题书店有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简称“中少总社”)的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与海豚传媒的海豚儿童书店。


儿童主题书店主打儿童体验,把体验融入阅读中。图为海豚儿童书店。

  2005年10月,北京蒲蒲兰绘本馆开业,这是北京蒲蒲兰文化发展有限凯旋门游戏在国内开设的第一家儿童主题书店。北京蒲蒲兰绘本馆的经营面积为100平方米,陈列世界各地绘本4000多种,室内设计用彩虹、飘带等元素突出趣味性,周末会举办故事会、读书会、由绘本引申的手工活动等。2008年9月,上海蒲蒲兰绘本馆(豫园店)开业,随后伊势丹店也正式开始营业。

  2011年9月底,由中少总社打造的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正式运营。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以“体验式阅读”为手段,依托品牌优势和资源优势,已成为国内规模和品种都比较领先的青少年主题书店和阅读推广基地。不难发现,孩子是这里的主人:小桌子、小凳子,为孩子们准备的小卫生间、小洗手盆、小小便池,哺乳期的婴幼儿,还为需要换尿布的婴幼儿设置了换尿布的操作台空间。

  海豚传媒于2014年4月在武汉开设了第一家海豚儿童书店,不到一年时间里,海豚儿童书店将其“体验式”模式成功复制,已在武汉、宜昌开了五家分店。

 

探索阶段,商业模式尚不成熟

  儿童主题书店的商业模式一直备受业界关注。北京蒲蒲兰文化发展有限凯旋门游戏总经理张冬汇坦言,目前的蒲蒲兰绘本馆虽然已能维持盈亏平衡,但仍以童书销售为主要商业模式。在“互联网 ”时代,实体书店仅靠图书销售是难以为继的,蒲蒲兰绘本馆也在探索“会员制”,不仅给予折扣或活动优先报名权,而是以更精准、细致的服务增强读者黏性。

  海豚儿童书店的“会员制”显然更为成熟。

  针对会员,海豚儿童书店根据不同年龄段孩子的身心发展特点精心打造了贯穿全年的阅读活动,包括亲子故事会、海豚读书会、海豚书影会、手工DIY、科学实验室、海豚公益、海豚职业体验、会员生日party和节日派对。

  海豚传媒副总经理安海洋说:“我们将图书的内容和价值通过挖掘和整合,形成一个解决方案,希望能够更好地服务每一个家庭。” 除针对孩子的阅读活动外,书店还专门针对父母开办了“父母学校”,为家长提供专业的育儿和家教方案,使他们共同成长,成为合格的父母。海豚儿童书店通过传播育儿、阅读和家教方面的知识,达到与家长的互动,再配合一系列的文化活动,实现文化互动与文化活动的良性循环。

  与海豚儿童书店相比较,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的商业模式又有所不同。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以出版物零售为基础,以儿童阅读教育、娱乐等服务为重点,与团购馆配业务共为一体,形成了独特的混业经营模式。

  中少总社社长李学谦透露,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2014年的销售收入中有40% 左右是服务性收入,如为学校提供综合性阅读解决方案。先对学校的阅读指数进行评估,对学校的阅读状况进行判断;然后,为学校提出一揽子的综合解决方案,例如图书馆建设,包括环境设计,图书的选择、陈列、摆放等,并提供校本阅读课程,参与师资培训等。

  蒲蒲兰绘本馆、海豚儿童书店和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的经营主体均是童书出版机构,与之有较大差异的是河北省新华书店儿童书城,其经营主体是河北省新华书店。

  河北省新华书店儿童书城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筹备,“五一”期间试运营,参考大书城的转型经验,尝试以非书业态带动图书销售。石家庄市新华书店副总经理胡海泉认为,单纯的儿童综合体不如图书综合体更吸引家长,因为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多读书、读好书,在阅读中获得更多的知识,而其他的儿童娱乐、餐饮、休闲项目只是必要的补充。图书业态与非书业态相辅相成,互相带动,形成图书、非书业、地产、文化等综合商业模式。

 

多元化连锁经营,前景看好

  虽然目前儿童主题书店的商业模式尚不十分明朗,但其发展前景得到了业内的普遍看好。张冬汇认为,儿童主题书店对儿童进入阅读世界起到了推动作用,会越来越受到家长的关注。禹田文化旗下的暖房子绘本馆也在以“拉近读者距离,构建儿童阅读推广基地”为目标,希望能够更为直接地在孩子们心中播下阅读的种子。胡海泉这样概括河北省新华书店儿童书城的意义和价值,“打造这样一个阅读综合体,是希望越来越多的家长与孩子一起阅读、一起成长,并逐步形成一种风尚,带动全省全民阅读生态的健康有序发展。这对构建书香社会也有非凡意义。”

  当然,儿童主题书店的发展也存在一些问题,其职能应该更为清晰。李学谦曾用同心圆来解释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的职能,虽针对性较强,但也有相当大的普适性。4个同心圆代表不同层次的递进功能:

  • 圆心是阅读;

  • 第一圈是图书销售;

  • 第二圈是阅读基础服务;

  • 第三圈是以“体验式阅读成长计划”为核心的阅读教育服务——专家对孩子的阅读能力和阅读偏好进行测试,之后由成长顾问一对一地为孩子定制阶段性阅读计划,并由阅读助理进行个性化阅读指导,最后从听说读写等方面对孩子的阅读效果进行评估;

  • 最外一圈则扩展到家庭文化消费。

  目前,不少儿童主题书店还处在这个同心圆的第二圈,以图书销售模式为核心,进行简单基础的阅读服务,这明显已经不能满足家长和孩子的需要。更多的家长希望儿童主题书店引入“智能系统”,能够从多个维度对其经营的童书品类进行推荐,切实解决家长选书难的问题;同时也希望提供亲子阅读或儿童阅读的整体解决方案,增设阅读培训及阅读沙龙活动。

  其实,海豚儿童书店未来的规划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儿童主题书店的发展方向,夏顺华表示,海豚儿童书店接下来要建立阅读体系、专家体系以及供应链体系,实现数据库的构建和信息化管理等;并计划在5年内,在全国新增门店36家,达到40家门店规模的经营目标,同时将考虑以连锁加盟的形式经营,继续将图书、阅读活动的互动式体验和营销作为门店的核心竞争力进行培育和树立,关注读者互动与体验,将连接门店和读者作为工作的核心,使海豚儿童书店成为家庭的阅读和教育专家,努力打造中国最专业、最温暖的儿童连锁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