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游戏

图片新闻

培生为什么要剥离财经媒体资产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莫林虎  发表时间:2015-9-22 17:28:21  浏览次数:1699  字体大小:
  近日,培生集团宣布出售旗下百年大报《金融时报》给日本经济新闻集团;随后,英国另一份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标杆性期刊《经济学人》杂志同样易主,其最大股东培生集团将其所持有《经济学人》发行方的50%股份卖给意大利一家投资凯旋门游戏。两家知名财经类报刊相继发生易主,业界震动,大家不禁要问,培生集团究竟怎么了?此举是早有计划还是出于无奈?是不是与新媒体冲击有关……本报特约请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莫林虎撰文,《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也采访了部分专家学者,分析培生集团此举对于出版界的影响及意义。

  今年7月、8月,世界出版业巨头培生集团接连出售了集团旗下的《金融时报》《经济学人》两大财经媒体资产,在世界出版传媒界引起了很大反响。培生集团在出售《金融时报》《经济学人》之前,其资产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培生教育集团、金融时报集团、企鹅出版集团(2012年已和贝塔斯曼旗下的兰登集团合并为兰登企鹅集团),在三部分资产中,培生教育集团当然是重中之重,但《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也非同小可。这两份财经报刊有如下共同点:第一,位居世界财经媒体最优秀行列的最前端,与《华尔街日报》《财富》《福布斯》《商业周刊》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世界舆论界具有广泛而深刻的影响。第二,两份报刊都经受了互联网的冲击,在世界性的报刊衰落大潮中应对得法,在保持媒体公信力、影响力的同时,还能保持经济效益。

    既然如此,培生为何要在2015年7月、8月接连出售这两份主要资产?

    笔者认为,原因有如下三方面。

    发达国家出版传媒业发展的规律使然

    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发达国家出版业中,大型企业的数量还不多,大多属于独立运营的中小企业,现在大名鼎鼎的企鹅、兰登、《金融时报》、《经济学人》等都是如此。20世纪60年代前后,资本的力量开始在出版业中显示威力,企业并购不断发生,并购资产的规模和单价不断攀升,到了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世界出版传媒业已经发展出贝塔斯曼、新闻集团、培生、爱思唯尔等出版传媒巨头。

    在发达国家半个多世纪的出版传媒业的并购活动中,既包括实施并购的企业根据自身发展战略主动兼并、收购其他企业的资产,也包括该企业根据发展战略将自身的一些资产主动地剥离(被并购),并购与被并购(剥离),其目的都是一个:进一步确定和凝练企业发展方向。这种并购的结果就是:业务结构上看,发达国家大型传媒集团大致可以分为专业化方向与跨媒体综合发展方向两大类别,比如贝塔斯曼、新闻集团、维亚康姆、迪斯尼、时代华纳等基本属于跨媒体综合发展方向,而培生、汤森·路透、威利父子、爱思唯尔、斯普林格等,则属于专注于某一个或某几个领域的专业化运营的方向。

    培生集团源于1844年创立的培生父子建筑凯旋门游戏,最早由建筑起家,20世纪初曾从事石油开采业。20世纪20年代开始进入出版业,经过多次并购、剥离,最终在20世纪90年代确定了教育出版、财经新闻与资讯服务、大众出版三个板块。应该说,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培生的三个板块都属于各自行业中的佼佼者。但教育出版、财经新闻、大众出版之间赢利模式、管理模式、资源需求等差距都很大,三个板块之间缺乏协同效应。如果在经济形势较好、行业竞争尚不激烈的情况下,同时运营三个板块尚有利可图,而在经济形势低落、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再加上互联网冲击之时,同时运营三个板块则力有不逮。事实上,新闻记者出身的培生前任首席执行官玛乔丽·斯卡尔迪诺在1997年就职以来,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金融时报》扭亏为盈。而伴随斯卡尔迪诺整个任职期间,有关剥离《金融时报》资产的讨论和传闻就从未停止过。

    当斯卡尔迪诺离任,新任首席执行官范岳涵就职后,剥离《金融时报》及《经济学人》就水到渠成了。

    事实上,在斯卡尔迪诺任职期间,培生的营业收入和利润都主要来源于教育出版及教育服务板块,斯卡尔迪诺全力挽救发展《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的同时,也将重要的资源注入教育板块,使培生教育成为全世界教育出版及服务的第一品牌。原因很简单:优质的新闻采写成本就很高,再加上传统媒体饱受互联网冲击,发行量和广告收入双双下降,即使世界财经新闻界的翘楚——《金融时报》《经济学人》,其经营难度也越来越大,营业收入和利润日益下降。而教育出版及教育服务,在绝大多数的家庭中都属于刚性需求,已经具备本领域世界头等规模和竞争力的培生,必然会倾全力发展该板块。

    因此,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斯卡尔迪诺在任职的最后一年,将培生大众出版的资产——企鹅集团与贝塔斯曼的兰登集团合并。从培生近20年来的发展战略看,培生未来很可能走上专注于教育出版及服务的专业化发展方向,企鹅与兰登的合并很可能是第一步,在未来合适的时候企鹅的资产也可能会被出售。

    IT技术与互联网的发展重塑了出版传媒产业

    IT技术与互联网发展对出版传媒产业的冲击是最猛烈、最直接、最深刻的。在传统的出版传媒行业,受冲击最大的就是报纸和期刊。从传统出版传媒行业起家的培生,既然已经决定主打教育出版与服务,其最佳选择就是,在较为成功地使《金融时报》《经济学人》应对互联网和数字化冲击,取得了较好业绩之时,赶紧出手,既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又可以及时将已非核心业务的资产售出,从而专注于教育出版。

    值得一说的是,就在传统出版传媒集团纷纷出售资产时,从数字化和互联网起家的传媒巨头却纷纷收购传统媒体资产:彭博收购《商业周刊》,亚马逊收购《华盛顿邮报》,我国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进军出版传媒产业,这充分说明IT技术与互联网的发展重塑了全世界几乎所有产业的格局与发展趋势,出版传媒产业更是首当其冲。

    世界教育出版与教育服务的竞争进一步加剧

    培生将教育出版与教育服务确定为战略发展方向,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其一,英语是世界普通话,经济全球化使得英语教育及相关考试、服务的需求日益上升。英国是英语的母国,任何国家都无法与其争夺这一地位。其二,位于北美洲的美国、加拿大与英国在文化教育、经济、政治上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仅北美的教育市场就可以使培生教育集团获得50%以上的营业收入。但教育出版与教育服务有相当复杂的细分板块,除了传统的教材教辅图书出版外,还有语言培训板块、在线教育板块、考试服务板块等,这些板块都需要专门的人才进行产品与服务的创新研发,需要加大力量进行政府公关、市场拓展与推广。

    基于以上原因,培生必然要将《金融时报》《经济学人》出手。

    其实,不仅培生在走专业化道路,以往和培生业务结构相似的汤姆森集团、麦格劳·希尔集团走的也是这条路。2007年,汤姆森集团将教育出版资产出售,转而收购路透集团,专注于财经资讯及数据服务。麦格劳·希尔集团则在近年来将《商业周刊》及教育集团陆续剥离出售,主打财经资讯服务。由此可见,发达国家出版传媒巨头确实在走着一条专业化之路。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文化与传媒学院副院长、文化与传媒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出版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